欢迎访问11电影网-电影导航网.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 电影资讯

胡歌 你真是个“奇葩”

发布时间:2021-09-15来源:














一直被大家称为"娱乐圈失踪人口"的胡歌,忽然出现了。

前几天,上海戏剧学院举行2021年新生开学典礼,消失已久的老校友胡歌,登台发表了一段讲话。

他为学弟学妹送上了三句富有哲理的话。

第一句话:我希望大家能够明白,上海戏剧学院是一个培养艺术家的地方,而不是培养明星和偶像的梦工厂。

胡歌说:“敬畏艺术、热爱艺术会让你的格局、审美、学习的目标,创作的初衷都随之改变。”

第二句话:今天我站在这里,仅仅因为我是一个过来人,我并不是你们学习的榜样,应该是一个反面教材。

为什么称自己是反面教材?

胡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他说:

“因为我自己就是偶像出道,做了很多年明星,直到最近几年,才有人意识到:哦,原来胡歌还是个演员。

我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在证明一件事,我是一名演员。

还记得一年级入学的时候,班主任范益松老师、表演主讲李学通老师说过:艺术的道路要经得起诱惑,耐得住寂寞。

我上学期间占用了大量时间拍戏,我很惭愧,我并没有做到,我希望在座的同学可以做到。”

第三句话:无论什么时候,都不要把自己当回事,你们要把自己做的事情当一回事。

当你在创作的时候能做到忘我,当鲜花和掌声环绕的时候能做到舍我,当你作品的思想和精神被广泛传播的时候能做到无我,那你就是真正的艺术家。”

句句真诚,深入人心。

作为一名演员,胡歌知道自己的表演需要不断打磨,阅历也需要丰富的经历去充实,只有这样才能呈现出优秀的作品,无愧观众,无愧于心。

虽然没有达到艺术家的高度,但是他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前行。

出道至今16年,无污点无黑料。

有网友如此评价:胡歌,你真是个“奇葩”。

1982年,胡歌出生于在上海的一个普通家庭。

和现在的开朗不同,小时候的胡歌性格极为内向腼腆,不爱和人说话。

胡妈妈担心胡歌以后会因为太过内向无法融入社会,就给他报考了小荧星艺术团。

“小荧星艺术团”是上海大型少年儿童综合文艺表演团体,胡歌报考那年,上海有三万多儿童去参加选拔,最后只录取了60人,胡歌就是其中之一。

在艺术团里,胡歌非常不自信,他总是躲在最后面,他如此形容自己:我小时候没有姿色,只有体重。”

这段经历不算美好,但也确实锻炼了胡歌的胆量。

他中学时就担任了校合唱团团长、广播台台长、文艺部部长、徐汇区学生话剧团负责人,还参与了中央电视台《正大综艺》节目主题歌《爱的奉献》MV的拍摄。

等到14岁的时候,胡歌开始在一些本地频道的少儿节目中担任主持,并且开始有了拍摄广告的机会。

也就是在这个时候,胡歌变得越来越自信,性格也逐渐开朗。

高中那年,胡歌先是报考了中戏导演系,以专业课第二的成绩被录取(第一名是保送生),不过他最后决定留在上戏学表演。

当时的他,并不是热爱演戏才选择了表演,而是别无选择。

母亲患了癌症,家里经济条件越来越不好,胡歌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,赚钱贴补家用。

那时候的胡歌忙着拍广告赚钱,有时就连专业课都顾不得上。

后来的胡歌提起这件事,省略了其中的辛酸,留给学弟学妹的是温暖、是劝告。

“我是反面教材,大家不要学我。”

胡歌在拍广告期间,被唐人影业看中并签下,以演员的身份正式出道。

2005年,胡歌挑大梁饰演电视剧《仙剑奇侠传》,凭借剧中李逍遥一角,一夜之间火遍大江南北。

这一年,胡歌23岁。

无胡歌不仙剑,胡歌因此坐稳古装小生的位置。

成名的速度太快太猛,压根就不给胡歌适应的机会,只是被动的被潮水推着走。

随后,他又拍摄了《新聊斋志异》、《天外飞仙》、《少年杨家将》等电视剧,深得观众喜爱,被称为“古装小王子”。

2006年,胡歌进入《射雕英雄传》剧组,成为了郭靖的扮演者。

这一年,胡歌认识了林依晨、袁弘、刘诗诗,和他们成为了好朋友。

没戏份的时候,他们几个常常凑在一起,说不完的话,谈不完的人生。

少年得志,意气风发。

罗曼罗兰说:人生就像一条抛物线,幸运的起点,往往也是厄运的开端。

胡歌以为自己找到了未来的方向,可老天爷却是给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。

2006年8月29日,胡歌刚拍完射雕英雄传,收工回上海。

在高速路上,因司机疲劳驾驶,突发极其严重的车祸。

这场车祸造成胡歌的脸部和脖子被玻璃大面积割伤,用胡歌的话形容就是:

“手摸在脸上,像摸在一块生肉上。”

身上缝合了一百多针,右眼部位留下了难以修复的伤疤。

很长一段时间,胡歌只能睁着眼睡觉。

当他听到坐在副驾驶的助理张冕,抢救无效去世的时候,为了不感染伤口,他低着头,眼泪一滴滴落在地上。

这件事情给胡歌带来的打击很大,因为本来坐在副驾驶上的是他。

张冕担心他睡不好,和他调换了位置。

很长一段时间,胡歌都陷在深深的自责中无法自拔,痛苦无助。

“如果那一天不换位置,死的就是我。”

“我觉得自己实在可笑,逃避是永远没有终点的。我努力地面对自己,面对现实,我知道自己必须要学会承受,哪怕我连接受的准备都没有。”

而对于年轻司机的失职,胡歌却是选择了宽容和体谅。

问其原因,他说:“全世界都可以怪他,可是我不能。如果我不原谅他,这个小孩就完了。”

严以律己,宽以待人。说的大概就是胡歌了吧。

就算内心再无助痛苦,也要努力走下去。

胡歌将治疗期间所著书籍《幸福的拾荒》所得报酬悉数给了张冕父母。

后来,他每年都会去看望张冕的父母,并以张冕的名字捐建了三十多所希望小学。

休养生息十个月,胡歌重回剧组,眼角的伤疤却不听话,屡屡阻碍拍摄进程。

为了遮盖伤疤,他化妆需要很长时间,每当听到摄影师和导演说要找角度重拍的时候,他就一遍遍的问自己:

我在这儿到底干什么啊?

《射雕英雄传》拍摄结束那天,胡歌沿着海滩边跑了很久,跑着跑着就哭了:

“所有的那种委屈、迷茫、无奈、孤独,在那一刻全部被释放出来了。”

释放出来后,胡歌感受到了久违的轻松。

也是从那一刻开始,他决定换一种活法。

他对自己说:“如果皮囊难以修复,就用思想去填满它吧。”

拍完《剑三》、《神话》后,胡歌得到了无数观众的好评和称赞。

但是他对于自己演的这两个角色,心里却是没太大感受。

后来在微博上的一段话,也反映出了他当时的心境:

“记忆中上一次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,那时候一口气绕着虹口足球场跑了十几圈,今天绕公园跑,天黑思路特别清晰,但仍然想不明白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怎么还在绕圈。”

胡歌突然就放下了偶像包袱,他对自己说:我是一名演员,不应该一直这样。

想要进步,就要把自己推向未知,不曾接触过的领域。

为了打破古装小王子的人设,他开始尝试接一些不同的角色。

如《辛亥革命》里的革命烈士林觉民、《生活启示录》中的奶爸、还有《轩辕剑之天之痕》里的反派宇文拓。

2012年,制作人王可然找到胡歌,邀请他出演赖声川话剧《如梦之梦》中“五号病人”一角。

为了磨炼演技,胡歌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他彻底沉淀了下来,《如梦之梦》这部话剧,一演就是八年。

话剧可以让人沉下心,抛开浮躁。

在这期间,胡歌进入了《琅琊榜》剧组,与一个名叫梅长苏的才子促膝长谈。

“既然我活了下来,就不会白白地活着。”

剧中的这句话,又何尝不是他对自己说的。

胡妈妈不经常夸赞儿子,但是这次也不得不承认:“梅长苏演得真好,我在家里常常看着看着就哭了。”

十年前人称胡歌之后再无仙剑,十年后众人皆道胡歌之后再无宗主。

也就是这个时候,大家恍然:哦,原来胡歌还是个演员。

《琅琊榜》让胡歌的事业重新回到了巅峰。

剧火之后,邀约纷至沓来,片酬更是开到天价。

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胡歌会接戏,数钱数到手软的时候,他果断转身,去了青海捡垃圾。

他蓄起了胡须,一副糙的不能再糙的纯爷们形象。

他还去了西北种树,一身磨损严重的夹克衫搭配被泥土弄脏的牛仔裤,看上去多了几分沧桑。

这一幕,惊呆了无数人。

在事业最红火的时候,转头做起了志愿者,这样的境界,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到的。

他开始被称为“娱乐圈失踪人口”,除了演戏,鲜少出现在大众面前。

而当被问及“是否担心粉丝流失”时,胡歌笑说:

“我觉得我跟粉丝之间的关系是彼此信任,我觉得自己是用作品说话的演员。”

胡歌用了十几年向观众证明:我不是偶像,我是一名演员。

一个人的修养和气度,是装不出来的。

16年金鹰节典礼,在颁发最具人气男演员奖时,候选名单里出现了胡歌和李雪健。

这个奖是由网友投的票,最终胡歌入选。

胡歌在得知自己获奖后,站起来朝观众席鞠了一躬,又谦卑的走上前与李雪健握手,并称:受之有愧。


那一年,9.3分的《琅琊榜》,8.5分的《伪装者》,这个奖胡歌拿的让人完全挑不出错,但依旧用了个“愧”字。

谦逊,刻入了他的骨子里。

每当提起胡歌,你就会发现,几乎身边所有的人都喜欢他。

以前就有人说胡歌是个奇葩,《琅琊榜》大火后,不接综艺不接代言,转头去捡垃圾。

现在也有人说胡歌是个奇葩,明明已经足够优秀了,还对学弟学妹们说他是反面教材。

胡歌这一路走来,经历过高峰也曾跌落至谷底。

他把世界给他的苦难,看成是一场修行。

“云山雾渊何所惧,我自负重万里行。”

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命运存在,那么比命运对我们人生影响力更大的,应该是我们对待命运的态度。

点亮【赞】+【在看】,把这份正气传播出去。


标签: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粉丝揭秘:你对饭圈一无所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