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11电影网-电影导航网.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 电影资讯

没抑郁的人 配说脱口秀吗

发布时间:2021-10-14来源:

普通人也许都会有一个发现,丧系明星正当红。高呼人间不值得的李诞,丧气笑星李雪琴,又或者为了凑数参加选秀节目的利路修,开创了一个路子——颠覆传统娱乐业讨好观众的套路,在台上表现自己的丧、创伤、低能量的状态。

随着《脱口秀大会》最近两季的爆火,自闭、拧巴、抑郁的演员越来越多地冒出来。李雪琴扶着麦架讲述自己考上北大后抑郁的经历,无时不刻想躺平的生活态度,火遍大江南北;北大硕士生鸟鸟带着社恐的眼镜,在舞台上缩成一团,有气无力地讲述她的外貌焦虑,也炸场了。还有脱口秀资深演员Rock、王自健等,都在公开场合谈过自己的抑郁症。

印象很深刻的一位,是大张伟。在长沙的春天采访他时,他反复形容自己很拧巴,赢了比赛、获得成功是他最不开心的时候。他是一个用魔法打败魔法的人,坚信欢笑和欢快歌声能消解苦涩,但他活得不舒坦,时常不快乐。

全球各地的人都无法理解存在喜剧人之中的反差。有知名美国媒体写道:《如果说笑是最好的药,那喜剧演员怎么会都有些毛病?》。用脱口秀逻辑吐槽便是:你都抑郁了,还有资格逗人开心?

自闭、抑郁、还容易想不开的人,怎么都跑去做脱口秀了?

自闭的喜剧人

喜剧与它的反面——社恐、自闭、抑郁连在一起,似乎成为了近年脱口秀的出圈神器。

家在宇宙尽头的短视频从业者李雪琴,作为脱口秀新人,以黑马姿态从《脱口秀大会3》一路杀至总决赛。她看起来很厌世,但她连从后台走上圆型舞台中央,甩双手消解紧张的样子,都能获得“天才少女”的盛赞。大张伟赞扬她是天生的喜剧人,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干也能惹观众发笑。

观众用弹幕刷的则是:“我太喜欢李雪琴半死不活的样子了。”

随之,她生无可恋的人生经历,跟着李雪琴这个名字,变得家喻户晓。受父母离婚影响,她从初中开始学会先偷偷在家门外哭,再回家哄妈妈。抑郁的情绪长期从此困扰她生活,于是《脱口秀大会》第三次登场,她开头就说:“有次我老板凌晨三点给我发微信,我没有回,他就觉得:完了,李雪琴死了。”

这个梗每次和他人讲述时,她都收不到正向反馈——正常人很难经历如此低落的情绪。她在后面的段子里解释,老板打了几十个电话吵醒她后开始质问:“这大半夜的怎么还睡觉了?”

大部分人把这段当成吐槽老板的段子,但这实际是李雪琴对抑郁情绪导致失眠的自嘲。讲脱口秀成了现象级人物以后,李雪琴好友杨帆记得,她仍爱将自己锁在房间里,长时间不出门。

甚至在2020年11月,李雪琴突然从房间冲出来,操了一把大榔头道具,回房间“咣咣咣”,把不断冒出新消息的手机砸烂。

类似如此非同常人的举止和经历,最后成了引发观众爆笑和共鸣的段子。这甚至是脱口秀表演天生的流量密码,李诞在《李诞脱口秀工作手册》里写:“我们总是会鼓励演员……敢于面对自己的弱点,甚至拿出来给人看。你的弱点就是人类的情绪,你那份情绪,是人类共有的情绪。”

在新一季《脱口秀大会》火爆的新人王鸟鸟,正是因为独特的“北大社恐少女”标签而走红。她在舞台上哆嗦成一团,像一只从窝里探出头的小鸟,却总能抛出精准的情绪:作为社恐,她不擅长和人群打交道,连弹奏的二胡曲《赛马》,给人传递的感觉都是——“还比什么赛呢,反正都是要死的。”

她还会面无表情地回怼更快乐的外向室友,“快乐的人,也是会死的,”语气像一个包着头巾、念着咒语的老太太。大张伟形容她,“又嗨又丧”。

脱口秀资深演员Rock也在今年丧丧地用段子说了自己的抑郁症。他显得更为庄重,说抑郁症让他失去行动力,有时躺着什么也不想做,这让他们与懒人很像。但“懒人躺着的时候,脸上有笑容,而抑郁症患者像是脑子里住了易立竞,每天只会问,‘你觉得你的生活有意义吗?’”

他的总结是:区分懒和抑郁的办法很简单,只用问一句,“你吃饭了吗?”

如此的行业现状在世界各国十分相似。美国脱口秀演员吉姆·诺顿在公开网站上写道:"我认识的最有趣的人似乎是那些被黑暗包围的人。这可能就是他们最有趣的原因。”美国波士顿喜剧从业者罗布·克里安表示,在某些情况下,“疾病是艺术的必要条件”。

与小品、相声等喜剧形式不同,脱口秀是一项自我表达的艺术。就像非成品的“毛边”书一样,观众不喜欢看完美的人,而乐于与有瑕疵的、有烦恼的演员共情。

《脱口秀大会》总导演小红解释称,脱口秀的内核即“好笑地讲你的故事”,“如果你的人生有足够多的故事,你其实好笑地把它说出来,就可能会是一段脱口秀了。”

用李诞的话来说,只要人生够倒霉,就可以不用创作了。

抑郁面具

人的抑郁、自闭等经历是喜剧的天然素材。但脱口秀演员与心理、精神疾病之间,还有一个“先有鸡还是先有蛋”的问题:到底是做喜剧的容易抑郁,还是抑郁的人跑去做喜剧了?

《与抑郁症共存》的美国心理学家黛博拉·塞拉尼的观点是:幽默是很多喜剧演员在面对抑郁时的“防御性反映”,喜剧是他们面对情绪不佳时的“反恐惧”动作。他们努力利用聪明才智把绝望的心情变得有趣。

塞拉尼认为:“喜剧演员经常戴着抑郁症的面具,摆出一个更容易令他人调侃的姿态。笑声可以转移人们对软弱感的注意力。但在这个面具背后,可怕的心理斗争正在进行。”

来自蒙特利尔康考迪亚大学的人类学家的视角是:喜剧演员很多在童年时期,被置在一个不同于正常人的位置,遭受过心灵创伤。他们在成长阶段即学会利用幽默,走出困境,帮助他们获得高人气。

这也许是对喜剧圈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天赋的一种解释。

与李佳琦在直播间组成CP的大嗓门女孩金靖,曾在初中时由于成绩一般,加上体重140斤,被任课老师和同龄人排挤。“为什么不跟我玩了”成为她那段期间心底的疑问。但“突然有一天,一下就放开”,她用开玩笑化解了校园霸凌。因为幽默感,身边喜欢她的人越来越多,去到哪里都变得受欢迎。

靠着丹凤眼和“克什米尔地区”右撇刘海而出圈的脱口秀演员徐志胜,从小被人指责“你长得真丑”“像个怪物”。他曾在受访时回忆,校园霸凌让他童年感到自卑,甚至在朋友聚会时不敢上厕所,“特别害怕去了之后回来,大家没有发现我离开过”。

治愈他的同样是讲笑话。在上高二的一次偶然契机,他在和女生的下课聊天中,发现讲笑话让谈话变得无比愉悦。从此以后,源源不断的同学下课找他聊天,他也从琢磨笑话中找到存在感。

幽默像是治愈心灵的良药,而现实与之矛盾的是:最擅长运用幽默的人,成为了精神疾病的显著受害者。

牛津大学实验心理学系教授戈登·克拉里奇在2014年研究了来自英国、美国和澳大利亚的523名喜剧演员(404名男性和119名女性)。研究发现,喜剧演员在难以集中注意力、体验愉悦的能力下降以及个性冲动等精神病特征上,得分明显高于一般人群,甚至是普通演员。

该团队的结论是:喜剧演员有很矛盾的人格特征。“一方面,他们内向、抑郁,可以说是精神分裂。而另一方面,他们又是相当外向和狂躁的。”

像是形成循环似的,多项针对喜剧演员的研究指出: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喜剧艺术家,即那些既会躁狂发作又会抑郁的人,常常能更好地进行创造性地表演,并完成所有的工作要求。

控制的艺术


投稿、投简历:newmedia@nfcmag.com

广告、商务合作:nfcnewmedia

标签:
上一篇:【Mirror头条】举手书卷气 转身金石香 | 演员刘以豪的“多面”人生
下一篇:郑爽跑到外网“发疯”:有人捐款 有人代孕逃税 昔日《流星雨》物是人非